西垣

WHAT DO YOU THINK YOU'RE GOING?JOANNE.

#渴望#
  他第一次尝到血的味道,是在教廷。

  穿着白色袍子的主教借净化之名,对他极尽折磨。
  反正他是不祥之物不是吗?
  连人都算不上。
  就在主教打算“牺牲”自己,对他进行彻底的净化时,他逃开了。挣开侍从的束缚,手脚并用地,慌乱的跑开。
  在逐渐甩开侍从和慌乱的主教后,空气中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由鼻子直击脑子,仿若将他从满是虚假恶心的教廷带到人们口中的天堂,他的肮脏都被洗净。
  他用所剩无几的力气顺着香味来到一处花园,仅一个未长开的少年,蹲在花丛里。看到突然闯入的客人,瞪大了眼睛。那双眼睛啊,哪怕已过去几个世纪之久,他都无法忘怀,璀璨,明净,哪怕是最珍贵的蓝宝石都无法比拟。
  “你没事吧?”少年走了过来,伸手轻触不速之客淤青的唇角。刚触到,便被突出的尖牙刺破指尖,血液由指尖一滴滴的下落。
  “对!就是这个!”浑身的血液叫嚣着,冲击着。他深吸了口气,空气中的香味似乎更加浓郁了。
  终于,他伸出了舌尖,仿用手护着,生怕有任何一滴血液流落到地面,仿若接住稀世珍宝一般。
  随着血滴的下落,唇角,乃至全身的伤痕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,少年瞪大了双眼惊奇的看着这一幕。
  “圣子殿下,请把这个罪人交给我。这是个不祥之人,我在为他净化时他竟然挣脱了侍从。还使殿下受惊,回去我一定会重重的责罚他。”这时道貌岸然的主教找到了他,并让侍从把他从金发少年身边架开。
  “赫利夫,他已饮下了我的血液已经完成了净化,把他放回他的故乡吧。”
  “殿下,这种不祥之人单一次净化怕是不够,放回人群只会祸害无辜的民众。”
  “那就把他交给我,随时为他净化。”
  “殿下,这。。。”
  “我侍奉主十数年,也是时候为主拯救他的子民了。”
  后来,侍从放开了他,少年将他扶起带走。
  后来,他不小心让少年看到他残忍屠杀少年侍奉的主的子民。
  后来,他压抑不住沸腾的欲望,少年从此不再睁开蓝眸,不再用指尖轻抚他唇角的伤。
    后来,他才知道,原来他面对少年时的冲动,叫渴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斩

#未闻东风拂柳面,却见红豆上枝头#